Alan Lu ★ 澳洲の流浪地圖

關於部落格
一個人的喧嘩
  • 1919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農場理髮記

前幾天的成人之夜還聊到大家在澳洲做過的最荒唐的事,
我想,現在的我就是在改寫在澳洲最荒唐的事ing。
還好主設計師Cindy是留學日本來的,對男生髮型還是有點Sence。
幾乎整顆頭的五分之四,都是Cindy大師幫我完成的,
雖然結果不是很日系,但是我很滿意。
比起我自己剪的妹妹頭,好過千萬倍。
還跟Cindy預約回台灣後再給她剪頭髮。
我剪完後就換農場唯二的男生Sam,
他的頭髮就簡單許多了,因為先前是平頭,所以只要剪短就好了,
本已經很快就可以平安過關,可是事情卻不像憨人想得這麼簡單,
早在我理髮到一半時,就因為剪掉的頭髮會卡在衣服上不舒服,
所以就脫掉上衣讓她們剪,沒想到大家反應很興奮,
一下子把單純的農場搞得很鹹濕,
所以當Sam理髮時,也難逃這五個慾女的魔掌,
比照辦理,被迫脫掉上衣任她們宰割,
但,可怕的事還在後頭,
就在我在沖澡的同時,孤軍奮戰的Sam抵不過五個慾女的攻擊,
在胸前的小葡萄乾周圍,被她們用簽字筆畫出一株葡萄串,
真的很好笑,葡萄乾長出葡萄串,而且葡萄乾還被畫成粉紅色的才好笑。
我心中暗自慶幸著,還好我是第一個剪的,通常都是愈後面玩愈大,
我可是沒辦法想像胸前的葡萄乾變成粉紅色又長一串葡萄的畫面。
原以為悲劇到此結束,她們應該玩夠了,
不過話說的太早,等Sam理髮完沖完澡後,
最慘絕人寰的事情發生了,
我以為,上空裸身被五個人同時剪頭髮已經是我在澳洲做過最荒唐的事,
可是想不到,最荒唐的事就在剪完頭髮後的幾分鐘,
就瞬間再被改寫。
而之後發生的事情,是我們八個人約定好不能說的秘密。
這段不堪回首的記憶,就讓它隨風而逝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