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an Lu ★ 澳洲の流浪地圖

關於部落格
一個人的喧嘩
  • 18822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不可預期的巧遇


待在澳洲有十個月的時間,
這段期間,雖然常常四處移動去旅行、工作。
流浪在澳洲不同的地方,
卻時常都能遇到熟人,
有時在某間yha、有時在某個backpackers、或是在墨爾本的某條街上、
或雪梨的歌劇院旁、還是在某個鳥不生蛋的農場中…
這類突如其來的巧遇,因為次數實在是太頻繁了!
讓我忽然覺得,澳洲,好像也沒想像中大,
還是,廣大的澳洲,
能玩耍的地方可能就是那幾個吧!
或者是背包客的圈子就是一丁點小,
背包客會去的景點、會去吃的餐館、會去逛的市場,
不外乎就是那些耳熟能詳的地方~~~
尤其是旅遊聖經Lonely Planet中有記載的景點,
背包客的足跡更是絡繹不絕。

巧遇在澳洲認識的背包客,說起來算是家常便飯。
但,曾經有一個特別的經驗是,
在墨爾本的yha,認識二個貌似旅客的台灣女背包客,
全身上下一整個散發著觀光客的氣息,
完全感受不到一絲背包客的feeling,
可是,她們二個真的是不折不扣的貴婦型背包客。
某次在墨爾本yha裡閒聊時  ,
忽然問到在台灣是唸什麼系所     的?
當我回答日文系時,
她也說,她表哥也是日文系的,而且唸研究所快畢業了,
是唸銘傳大學。
哇靠,這麼巧!同校耶,搞不好有認識,
當她報出她表哥的名字後,
沒鳥朋~~你表哥是我大學四年的同班同學,
(註:沒鳥“朋“的典故,我同學名字中有個朋,
是沒有鳥的那個朋,不是有隻小鳥的”鵬”。
故名思義叫”沒~鳥~朋~~”)
大學時代我們還一起租過房子,當過一年的室友。

頓時二個人都驚訝到傻眼,
想說,世界未免也太小了吧!
世界這麼遼闊,
竟然也可以在澳洲的墨爾本的yha中,
結識大學同窗四年同學的表妹。
套一句老話,”hungry jack~這真是太神奇了!”
為什麼會多個”hungry“,
因為在人在澳洲要入境隨俗。

而且認真推算的話,
幾年前我跟她表妹在台灣還有碰過一次面,
只是二個人都沒啥印象罷了!
如今想起來還是覺得,未免也太巧了吧!
這是我在澳洲的第一段巧遇。

另一個經驗是,
當我二度回到維多利亞省的robinvale工作時,
在農場認識好幾個新朋友,
有幾位是先前沒碰過面的台灣背包客。

有天,在偌大的果園剪紫葡萄時,
因為那一區的爛葡萄實在是太多了,
害每個人都剪的意興闌珊,
雖說是論件計酬,
卻連一點賺錢的動力都沒有,
索性就跟我對面的伙伴”比爾先生”抬起槓來,
邊剪葡萄邊扯東扯西聊很多有的沒有。

剛好就聊到在台灣是從事什麼工作的?
當他說曾經在威剛當業務時,
我愣了好大一下,
因為,我前女友剛好在也威剛工作,
停了幾秒鐘再問說,
那你認不認識那個林xx?
他回說,林xx,你說vicky啊!
你也認識她嗎??她是我的業助,還蠻熟的!
哇靠,世界有沒有這麼小阿~~~

比爾先生接下去馬上問說,那你們是什麼關係阿???
我…瞬間又當機了幾秒鐘,   
低聲回說:「朋友阿!」
為什麼我會回答說是「朋友」呢?
而不是「前男友」呢?
我當下也不曉得為什麼,
我只知道,目前我們的關係就是「朋友」,
理論上跟實際上都沒   有錯。

至於「前男女朋友」是屬於過去式用法!
提起來覺得太…多餘。說起來話又長~~~
不想再因為一個“前“字,而成為新的話題,
總之,「朋友」,是官方說法中最好的回答。

比爾先生隨即就聊起我前女友的事情來,
說她常在公司加班,在公司也很有人緣,
人長的很可愛之類的,
扯了一陣後,bill又說,
當時在公司聽vicky說已經有男朋友了,
可是一直沒有看過她男朋友耶!
當時的我心裡在os說:
「你對面那個我,盧愛倫先生,
就是她當時的男朋友,你…已經看過了!很高興認識你。」
但os了這麼多,我只淡淡的回說:「是喔!」

bill還說, 這麼巧,在澳洲都可以遇到互相認識的朋友,
那回台灣可以一起約出來吃個飯啊!
我心裡又再次os說:
「我連要出來澳洲前,都爽約沒跟她吃飯了!
我怎麼還有臉去赴約阿。」
可是我卻回答:「好阿!回台灣再約!」
恩~這個飯局是我欠她的,我應該還是得去。
躲得了和尚躲不了廟!
況且我也答應她說要回台灣後,一定要一起吃頓飯!

只是,在我面前邊聊天邊剪葡萄的比爾先生,
完全聽不到我心裡的os,
也全然不知我就是她前男友,
這個複雜的感覺,真的是妙不可言!

這是我在澳洲的各種巧遇,
真的很巧,巧到讓我啞口無言,
發覺這個世界其實…真的是很大,
只是天涯若比鄰,緣份一線牽,
某個人跟某個人的相遇,感覺是那麼地不可預期,
卻又不可思議,
人與人之間的緣份真的是很奇妙的玩意兒!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